宿迁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我对吃一口生日蛋糕也要抱着幻想

发布时间:2019-06-20 03:18:30 编辑:笔名

  我们小时候过生日是的日子了,有蛋糕、有礼物还有朋友陪着,那为什么长大了反而不喜欢过生日了呢?是因为蛋糕不好吃了?还是不需要所谓的礼物了?可能只是生日这种仪式我们渐渐地感觉不需要了吧。也前会假装自己不在乎,现在也变得真的不在乎了。纪念很重要,举重若轻的仪式实在是可有可无。

  有那么几年,我一直都想吃一个生日蛋糕。

  倒不是因为蛋糕有多好吃,而是因为把生日蛋糕当作一个过生日的标志。源自一种“别人过生日都有吃生日蛋糕,为什么我过生日却没有?”的想法,当然,这种想法,充满了浓浓的羡慕和讨好自己的意味,同时也有一种把自己推向身边的罗罗大众的跟风之感,仿佛自己和周围过生日吃蛋糕的人存在着一条分界线。而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越过这条线,迫不及待地想要彰显“我们都是一类人呢”的小心思。

  不要问我为什么我会这么想,总有一段日子是给我们胡思乱想,东奔西撞去寻找自己的价值,花时间把自尊寄托在一些小事身上的。当时的我,就中了生日蛋糕的坑,再不济,小小的生日礼物也行啊。

  再说了,正因为没有这些经历,才更加憧憬着在自己生日的这一天,能尝上一口蛋糕的香甜、享受一把收到生日礼物的喜悦与惊喜之情啊。

  在那几年,每当生日来临之际,我都会扳着手指,在放学路上数着可能会在我生日当天送我礼物的人:阿佳算一个,明明前天旁计侧敲的告诉了她我的生日就在明天;阿木也算一个,她生日时我可送了她礼物,她也问了我我生日呢;阿合也算一个,我一个月前和她一同放学回家时刚好谈到生日的话题呢……我算够了五个手指,想想明天我就可能受到五份礼物啦!想到这里,我几乎是蹦蹦跳跳的回了家。

  到了第二天,我故作平静的出现在她们跟前,和平时那样和她们搭话,再故作无意的偷看她们的神情,却发现她们的表情没有多大不同,该抱怨作业的继续抱怨作业,该吐槽电视剧的继续吐槽电视剧,我所想的眨眼睛、神秘的微笑什么的都没有出现。那一天直到我们分开,她们都没有提半句与我的生日相关的话。我陪笑陪了半天,回家郁闷了半天,即使是家中特意为我添了好菜我也仍不太开心。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错了呢,我实在是想不明白啊。

  于是又等到下一年,我干脆不拐弯抹角了,而是主动谈起这个话题,然后装作十分“懂事”的说:“我一般都不过生日的,但是你们要是送礼物给我我也很开心啊!”说完我哈哈大笑了几声,以试图掩饰说这句话时的尴尬,天啊,“求着”别人送生日礼物给我,这对当时的我而言,是多么难以启齿的事啊,起码我的敏感的自尊是十万个不允许的。

  结果那一年,我又没有,不如说,是真的没有收到什么生日礼物,我细细回忆着,难道是我强调的点不对?还是她们认为我很潇洒,真的不过生日?

  而对比小小生日礼物更加期待的生日蛋糕,我的心情是更加苦闷的。

  对于连我的生日日期我都要用对朋友拐弯抹角,委婉的不能再委婉的话语来告知她们,使她们不会认为我是一个厚脸皮的讨要生日礼物的人,用这样的方式我都没收到过几次礼物,更不用说会收到生日蛋糕的事了。

  朋友不成,我指望起了家里。

  在家中,过生日这种事的庆祝方式无非就是在饭桌上加菜加菜再加菜!在举杯交盏间对着寿星说几句祝福语就过了。生日礼物?不好意思,一顿饭就够了。生日蛋糕?孩子,饭比蛋糕好吃。

  这种庆祝方式怎么能满足我对过生日的幻想?

  于是,在某一年临近生日之时,我直截了当的和妈妈说起了我想吃生日蛋糕的想法。

  妈妈:“你说你想吃生日蛋糕?

  我点点头。

  “那好吧,下次记得就给你买上一个吧。”她轻描淡写地说。

  因她这句话,我又燃起了对生日的期待!

  但不知是妈妈工作太忙的缘故,等到真的到了我生日这天,她已把我对生日蛋糕的渴望抛到了九霄云外。等我屁颠屁颠地去找她的时候,她指着锅里的鸡蛋对我说:“起了呀,今天你生日,炖了几个红鸡蛋给你,待会快趁热吃!”

  我看着她对着我笑的脸和锅里的鸡蛋欲哭无泪:谁要吃鸡蛋啊!我要的是蛋糕!是蛋糕啊!

  感觉再也不会爱了。

  等到我渐渐长大,终于在生日时收到了生日礼物,吃蛋糕的次数也渐渐增多,但是没有一次是吃自己的生日蛋糕。童年时有多憧憬一个生日蛋糕,现在和人说起它的表情就有多无所谓。不是因为放下了,而是不能对不起当年那个日思夜想一个生日蛋糕,渴望得到一份生日礼物渴望的不得了从而用尽办法去暗示周围的人,却得到了一次又一次的失望的女孩了。当时的伤心、失望的心情,感觉自己就是个得不到生日礼物、吃不到生日蛋糕的孩子。这份心情多少也有些寂寥,它陪伴了幼时的我很久很久,那种心情幼时的我已经受够了,怎好在长大后还继续委屈自己呢?

  但在别人的生日宴上看到生日的他们吹熄蜡烛,切开那抹满奶油,点缀着碎花般的巧克力屑和插着五颜六色的生日蜡烛的蛋糕时,还是会觉得有点淡淡的失落。

  去年的六一儿童节,六七岁的小弟特意留了一个学校发的小蛋糕等我回家一起分享,那个蛋糕真的很小,就跟小弟的两只小手拼在一起一样小。他在我面前打开蛋糕盒,把小刀递给我叫我帮忙切开,我握住那把塑料小刀,心中缓缓升腾起了一种神圣的仪式感:这是我次切蛋糕!夹杂着充盈于心的小雀跃和流淌在血液中的小小的紧张,仿佛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在和我分享这种感觉。我“庄重”的切好了蛋糕,手起刀落,块块均匀,没有半点马虎,仿佛这是一个不可怠慢分毫的工作。随后我拿着叉子小心地把那小块金黄送入口中,奶油的香甜和蛋糕的柔软开始传达给我的味蕾。

  我慢慢的嚼着,虽然仍是我平时吃的味道,但有那么一个瞬间我开始发愣,我觉得,似乎是次觉得,其实蛋糕并没有那么美味。

  小弟眨着眼睛,一脸期待的问我好不好吃,我没有回答他,而是不自禁的“呵呵”傻笑起来,童年记忆接踵而来,我的手中却仍托着那小小的蛋糕,一口一口的,在那个夏日的午后,一口一口的,吃完了它。

宝宝不吃饭怎么办
宝宝不吃饭是什么原因
宝宝不吃饭什么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