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迁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宁小闲御神录 第464章 澹台

发布时间:2020-01-16 23:03:00 编辑:笔名

宁小闲御神录 第464章 澹台

“试过的,我曾有数月不去见他,但再相逢时,他神色也是淡淡地;有男子追求我的时候,我也略作了些回应。”胡火儿咬唇道,“可是澹台偶尔见着了,却什么反应也没有呢。”

宁小闲忍不住笑了。到底是女人,天性就是擅长演戏的,下意识地想让澹台吃吃醋,只是看起来没有成功呢。“你的姿容出众,现在我们身后的这支队伍里,可有男子追求于你?”

“有。”胡火儿伸手拢了拢秀发。不涉及澹台翊的话,她立刻就恢复了大大方方的性格,“后头有个男子叫做徐良玉,是洗剑阁阁主的小公子,这一趟西北遇上之后,他是自己跟过来的,一路上也多次表明心迹。”

“你对他可假过辞色?”

“这个,只敷衍过几句。”成天跟在澹台翊身边,若不是徐良玉的反应,她还以为自己的容貌已经不再吸引人了呢。

“澹台知道他追求你?”

“自然是知道的。”胡火儿有些沮丧,“但他什么表示也没有。”

“火儿姐姐。”宁小闲双手扳住这美女肩膀,正色道,“既是如此,我们便请徐良玉来试一试澹台诩这个人,到底有没有心吧。”

“怎么试?”胡火儿奇道,“徐良玉又怎么会帮我这个忙?”她和宁小闲从头到尾相处的时日虽然不长,却知道这个姑娘的鬼主意很多,自己常常不知不觉地就被她牵着走了。

宁小闲笑得有两分邪气:“我相信徐公子会同意的。我一向很有说服力。澹台诩若有心,我便想法子撮合你俩;可他若对你当真无意,那么你二人有缘却无份。你该放手时,便要放手了。”

这句话,说得胡火儿眼里又有晶莹闪动。不过她努力眨了几下,将泪水眨了回去道:“好,若他真是铁心石肠,我自会放手。现在我要怎么做?”

“一个问题:澹台是个有感的家伙么?”

结果胡火儿很肯定地点了点头:“如果他没有,我就不知道谁还能有了。”

宁小闲满意地笑了笑。传音给她轻轻说了一会儿。胡火儿听了几句,面色就红得跟火烧似的,饶是她性格大方爽朗。远没有一般女子的扭捏,此刻也吃惊道:“这样,这样真的可以?”

宁小闲嘿嘿道:“依山人妙计而行,你自能如愿以偿。一句话吧。你做还是不做?”

终于还是勇悍的天性占了上风。胡火儿银牙一咬:“我做!”

两人又商量了一会儿,车队却停了下来。

六足巨马的脚程不慢,赶了两个时辰的路,现在已经离战斗的地点很远,劫匪看样子对这一带亦很熟悉,找了个小山坳停下来。这里地形像个z字形的拐角,大队人马拉进去,三方都是高耸的石壁。挡住了呼啸来去的北风,只有一面受风。顿感安静得多。即使是修士们,从四面八方袭来的风雪里走进来之后,也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傅云长吩咐几个眼疾手快的,飞到石壁顶上去望风,其他人将青铜大车一辆接一辆地堵在外面。车身高达一丈有余(四米),这一堵起入口,被围在小小山坳里的人就少受许多风寒。

当下就有人拾薪作起火堆,并伐了巨木推倒在地,作为歇脚的椅凳。修士作这些事,不过分秒功夫罢了,火光映得人脸红红地,一直暖到心里去,这个营地顿时有了生气。

倒不是大家不想接着赶路,而是被救的使女们面色发白,疲惫欲死,她们上半夜已经受了混战的惊吓,又赶了一个多时辰的路,身体状况实在不适合再前进了。等到其他采艳团发现钟离皓的队伍失踪,至少也是明日上午的事了,到时劫匪们早已逃之夭夭,所以时间上远没有那么紧迫。

当然,车外的雪中世界太冷,女子们多是包裹得全身严实之后,出来走上两趟就要返回的,哪能像修仙者那般久坐。

方才宁小闲已经问起胡火儿的打算,现在从隐卫当中招来窦二推荐给她道:“这人是西北线路上的人精,你若要安排使女今后的落脚之处,他可以从旁协助。”依胡火儿的性子,她迫切的就是救出族中女胞,对于她们今后的安置也只有个模糊的构想,于是和窦二聊了起来,方知这家伙看着修为虽低,出谋划策的本事却不错。

趁着这会儿闲功夫,宁小闲正色对澹台翊道了个谢:“若无你赠送的保命玉玦,我早已横死,也走不到今日这大西北来了。”她这次道谢当真是诚心诚意。澹台翊当日所赠的玉玦,没过多久就在岩城地下的水道里,从沧龙口中救了她一命,免去她被拦腰咬成两截的命运。

这样的恩情,她牢记在心。所以作为回报,她要送他一个美娇娘,嗯,就是这样。几天以后,澹台你不要太感谢我才好。心里这样想,她脸上的笑容越发真诚了。

澹台闻言笑道:“小事尔,莫要往心里去。不过两年未见,你的修为竟如此精进,当真令我刮目相看。”说完又去提他的葫芦,结果仰脖半天,没喝到一滴酒。

空了。

她吓了一跳。方才自己不是才送过酒给他,这么一会儿功夫就喝光了?宁小闲丢过一个酒囊给他:“喏,尝尝这一种酒,也是我自酿的。”若不是有一身修为,这家伙早就醉死在缸里了吧?

澹台立刻眉开眼笑,从一个懒散的修士变成了酒鬼:“你居然有空酿酒。”将酒囊里的液体都倒入葫芦里,汲了一口,闭目回味半天,这才赞道,“好酒!我走遍天下,以前从未尝过这种味道。”

她微笑不语。这个世界的酒水种类繁多,但常见的还是米酒、果酒和白酒。澹台翊这样积年的酒鬼,当然喜欢的是白酒那种辛辣沧桑的口感了。她下午递给他的是果酒,虽然香甜却不禁喝,也不十分对他的胃口。然而现在再拿出来的这一囊子酒,却是她效仿白兰地的做法酿成的。这种酒在地球上风靡全世界,自然有它独特的口感,兼之是用葡萄酒蒸馏酿造的,酒精度极高,甚至遇水而可燃。宁小闲还借鉴了冰酒的做法,令其别有一番风味。虽说酿好之后就拿出来饮,少了储藏的久远之味,但对付澹台翊却已经足够。

真正的酒鬼,都是喜欢喝烈性酒的。这酒咽下去不久,澹台翊即感觉到腹内带起一阵暖气,可见度数是极烈的,偏偏口感柔和香醇,绝不像一般白酒刮喉,越喝越是顺口,于是忍不住又赞了一声“好酒”。

她耸了耸肩,起身要走,耳边突然响起澹台翊的传音:“你若不急着离开,便多陪陪她。”

这个“她”是谁,两人都心知肚明。她轻哼一声回道:“莫推卸,你我都知道她更喜欢谁陪着。”

澹台翊不说话了,她转身看去的时候,只见这人懒洋洋地往后一靠,倚在树干上。她心中一动想到,澹台翊这人看起来随性不羁,对着旁人都没甚架子,只有当胡火儿靠近他的时候,他才会变成一块油盐不进的大木头。

其实,这何尝不说明,胡火儿对他而言,也是特殊的?女子心细,她早已发现这一次再相见,澹台翊的下巴刮得干干净净,连一星半点儿胡碴子都没有,喝酒的时候也注意了很多,酒液再不像以前一样会打湿领口了,虽然还是坐没坐相,但他的衣服却都是干净整洁的……大概胡火儿与他搭行了一路,已经习惯了这些,但宁小闲看在眼里,却觉得胡火儿所说的澹台翊对她没有任何反应,恐怕也未必吧?

哼,矫情的男人。宁小闲暗暗鄙视一声,转身走回车内,吩咐七仔望风,然后借着车子的掩护踏进了神魔狱。

长天正臭着一张脸。方才她封闭了魔眼,他只能听到两个女子的嘻笑和说话,却看不到任何景象,心里很不爽。

“又生什么气呢,怪我封闭了魔眼?你很想看胡火儿,对不对?”

长天不理她。

她故意叹了口气,脸上落寞:“她长得辣么漂亮,身材也当真不错。天底下能抗拒那般美女的男子,大概也只有像澹台翊这样的怪胎了吧?”

他瞥了她一眼。这小妮子,越装越过火了。他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道:“漂亮?上古时期,比她更美丽的女子,我也不曾少见。”

虽然知道他说的是事实,宁小闲心里突然骨碌骨碌地冒酸水儿,像吃了没熟透的青橘子,于是恍然大悟道:“说的是!我怎么忘了,神君大人阅|女无数,连九天仙女都见过,当然看不上这等小阵仗。”她蓦地想起,他过去数万年的历史对她来说都是空白,他有过多少女人呢?这问题她不是没想过,只是通常有意识地回避而已。比起过往,她更重视当下。

长天看着她的脸色晴转多云,却不接她的话茬子,只勾了勾手指,平淡道:“过来。”(未完待续。。)

ps:10月28日

粉红票致谢:oxos(2票)、傅王英、fangyuan7718

长春哪家医院牛皮癣科比较好
天津中医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贵阳专业的癫痫病医院
三亚治疗卵巢炎方法
遵义癫痫病医院如何选择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