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迁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绿野京南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3:00:58 编辑:笔名

“德胜镖局”,是江湖上响当当的字号,北京城所有镖局之中的,公元一八三零年创立于京南郊青云店镇,威名已历三十载,声名甚至于能远播至巴蜀、两湖、江南等地。真正是天下谁人不知,江湖哪个不晓!盖因“德胜镖局”镖头,又兼总镖头的“刘天相”,三十年前就早已是江湖名满天下的人物了。  据传在三十年前,京南郊出现了一对煞星、杀人魔王。他们来自东瀛日本,两人为亲生兄弟,嗜血成性,不好美女金银,只喜好勇斗狠的日本浪人。辗转远渡重洋来到大清国的北京城来,半年之间,他们接连血洗了京城七、八家大的帮会、拳馆,仅以二人之力便斩杀了那些帮会门派的。门徒帮众也被杀的尸横遍地、血流成河,并扬言要屠尽京城武林人士。  一时间北京城一带武林人士闻风而起,群情激愤、同仇敌忾,相聚盟誓必要斩杀此二魔,为武林除害。武林英雄帖、除魔令遍发天下,应者如云,四方侠客豪杰一时云集京南郊“青云店镇”。  当时的刘天相正是风华正茂之年,和恋人柳桃儿是一对羡煞世人的神仙侠侣,听闻武林遭此劫难,又本是这青云店镇土生土长之人,于是也欣然赶回了“青云店镇”,并统帅着各方好手数百人,围堵东瀛二魔。可是无奈二魔极其凶残狡诈,时时用奸计戕害刘天相和柳桃儿带领的义士们,所以不时都有义士殒命,可是刘天相带领着大家舍生忘死、痛追穷寇,终于在“垡上村”把二魔包围。正邪决战,惨烈无比,二魔和义士们杀了个天昏地暗,只有刘天相一人出得村来,连他的恋人柳桃儿也香消玉殒于此。  悲哉!痛哉!壮哉!刘天相带领着义士们剿杀了两个旷古绝今的恶魔,使多少武林人物、平民百姓免于涂炭,垡上村一战虽然已经过去三十年,但仍然是所有行走江湖之人所津津乐道的。刘天相的武功也被大家所公认、推崇,想来他这三十年来武功必定更是大有精进,所以刘天相之人的高深莫测,更是颇具传奇色彩,堪称隐于市的一方武林泰斗!  此刻,刘天相在管家的陪同下,在书房内正在会见一位神秘客人,一千两黄金分了两只大箱子就摆在旁边,而所保之物呢,是一个不大的锦盒。这事的确有些蹊跷,可是已经年届五旬的刘天相什么风浪没见过?端坐着的他呷了一口茶,放下杯盏:“刘某吃的就是走镖这碗饭,只要有镖需要保,自然不在话下,不过不知为何尊驾一定要刘某亲自保这趟镖呢?”  客人的面相上看,有点像个师爷或者账房之类的人物,见刘天相相问,忙躬身回道:“这京南郊、京津一带,德胜镖局是声名赫赫,我家主人也是因为慕镖头的大名才来的,当然这样如此重要的镖,自然希望刘总镖头亲自来保了。”   “刘某的德胜镖局门下,叫的响的镖头、镖师不下几十人,刘某的镖车近三十年来三山五岳的跑,蒙天下英雄抬爱,从来没有出过问题。何用我这老家伙出马呢?”    “德胜镖局的大名自然是如雷贯耳,刘总镖头则更是江湖泰山北斗,就因为我家主人要保的东西实在是太过紧要,所以才出一千两黄金劳动总镖头大驾。”   刘天相笑了,一千两黄金压别人可以,唬他刘天相,实在是不知天高地厚了。“刘某已经有十多年未在江湖上走动,不想抛头露面了!既然先生的主人看得起刘某,刘某拿身家担保这趟镖万无一失,我会派二十个得力的镖师,两个的镖头护送的。”  客人听了这话,反倒直起身,收起了谦卑的样子。“我家主人来的时候吩咐过小人,如果刘总镖头实在为难的话就算了,京南郊也不是找不到另外一家敢保这趟镖的人。”    “啪”的一声,刘天相一掌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桌上所有的东西都跟着一跳,这话让刘天相气的脸色铁青,三十年来头一次有人敢这么放肆和他说话。“这趟镖我接了!亲自来保,如有差池,赔我的全部身家性命!”   “送客!!!”   德胜镖局的总镖头亲自押镖上路了,为了怕护送一辆镖车被江湖人耻笑,刘天相弄了二十辆镖车的队伍。带了一个镖头相陪喝酒解闷,带了十个普通镖师,镖车上都插满德胜镖局字号的镖旗,这些似乎觉得声势还不够,还让那十个普通镖师每人打了杆德胜镖局的旗帜。  这个押镖队伍实在是太抢眼了,出了城之后的沿途,就不断有江湖人物主动前来拜见。山寨的绿林好汉,乡里的帮会,左近的门派,还有一些大盗、蟊贼,路过的武林人士都不是送拜帖就是备礼物。刘天相遇到拜见的不论身份高低,都一视同仁的寒暄几句,遇到送礼的,回礼必定要比送的礼重,沿途的江湖人物们都交口盛赞刘天相之德。  押镖队伍渐渐往西行进到人烟稀少的地界时,前来拜见的江湖人物才算消失,刘天相被江湖朋友们的爱戴感动,一直和随行的镖头唏嘘感慨。人烟既然渐少了,刘天相也就让十位镖师把旗帜放到镖车上,暂时不用打着了,整个队伍都有马匹代力,又不着急赶路,很是轻松惬意。  镖队来到一段两边都是高高的土坡和怪石的险峻地段时,一阵一阵尖锐嘹亮的口哨响起,十几支弩箭呼啸着射在打头的镖车上,显然这弩箭不是为了伤人,是为了唬人立威的。两边的土坡上现身出二三十个头戴斗笠的黑衣人;他们有的还身段婀娜,可以看出是年轻女子;他们中的十几个人敏捷的借助着土坡上的天然落脚点几步跳了下来,没有跳下来的人手持着弩箭笑吟吟的注视着下边的镖队。跳下来的十几个人看似漫不经心的把刘天相和镖头围成了一个松散的圈,镖队的车夫和镖师大多不知所措,想向刘天相靠拢的镖师被黑衣人们不客气的拦住了,这些跳下来的黑衣人们甚至都没有拔刀出鞘。  刘天相骑坐在马上,静静的看着黑衣人们的举动,示意手下们镇定,他打量着这些黑衣人,猜测着谁是首领,他选择对着跳下的黑衣人开腔。“尊驾们意欲何为?阁下是当家的吗?”  本来蹲坐在道旁一块大石头上的黑衣人,听完刘天相的话,摘掉了斗笠扔掉,几步走到了刘天相马前。“我是他们大哥,我们是来抢劫你的!”这个黑衣人很年轻,很英俊,鼻子很挺、眸子很黑,一蓬乌发约束在发带之下。  刘天相眼中杀机一闪,不过却只沉声说:“刘某纵横江湖三十余载,还是头次看到像阁下这样的少年英雄,后生可畏啊!”   黑衣年轻人打了个哈欠,朝镖队来的方向和刘天相比划。“早点回吧,别说客气话了。”   刘天相面皮隐现出紫红色,仍然隐忍未发。“刘某老朽了,本不该和年轻娃儿计较。阁下是少年英雄!想让刘某做不愿意做之事吗?”   黑衣年轻人搔了搔头皮,做出夸张的吃惊样子。“您是老了,可是您的面皮更老!”   刘天相身旁的镖头再也听不下去了,一声暴喝:“放你娘的春秋大屁!”接着背后的长刀就已出鞘在手。镖头的钢刀出鞘之后,耳畔就都是这种“仓”钢刀出鞘的金属撞击震动的脆音。  镖头旋身从马背上跳下,迅猛的就朝黑衣年轻人腾身扑去,长刀在空中卷着狂风径直劈下,可是黑衣年轻人的身法快似鬼魅,在威猛的刀势还在倾泻的时候,已经绕在镖头的背后并且轻拍了他后背一掌。砰的一下,镖头重重的拍在了地上,还滑行了一小段,激起一片沙尘,手中长刀也甩出好远。  人群迸出一片哄笑,笑声都来自那些黑衣人,那些黑衣年轻女子更是笑的放肆,大概从来没有看过这么有趣的狗熊钻被窝。德胜镖局的人可笑不出来,车夫和镖师们惊骇的不轻,没想到在镖局中武功算上乘的镖头,如此不堪一击,一照面就只有吃土啃泥的份儿。  刘天相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在镖头暴喝拔刀的时候,只有他和山坡上的黑衣人没有拔刀。那些黑衣人们没拔刀是因为他们要做的是远程攻击,只需弩箭,不需要拔刀;而刘天相没有拔刀是因为黑衣年轻人的身法,仿佛让他回到了三十年前的垡上村,那不堪回首、惨绝的记忆中。  三十年前,东瀛二魔,实际上是和刘天相年纪相仿的年轻人,哥哥叫村上义雄,弟弟叫村上义夫。那时候的刘天相少年情怀,幻想行侠仗义,和恋人柳桃儿听说了东瀛二魔荼毒武林的事,就跟随其他江湖人物回到了青云店镇。  垡上村外,几十位江湖人物捕杀东瀛二魔,大家并没有一个公认的首领,当然也不是后来传说的刘天相统领着义士们,大家基本上属于由各自为战的个体汇聚而成的整体。村上义雄和村上义夫兄弟两个在村内兵分两路的分开跑,江湖人物们就自发的呼呼啦啦分成两组追,不知道追谁好的就在原地打转。村上兄弟有着近乎野兽的体力和本能,丛林中跑着跑着就能像猴子一样的三两下窜上树干,还能用树间的藤条从这棵树荡到远处的树上。  追击的武林人物很狼狈,他们想利用人多追上二魔围歼之而不可得,又在这林木丛杂中经常丢了二魔的踪影,还需要时时防范突然的偷袭,和不知何时就飞来的弩箭。不时有人惨叫着倒地,有人无声的殒命,大多数的人追的云里雾里,虽然很玩命,却是多时连人影都看不着,刚听到打斗或呼号声,等循声过去之后多半已经是人去楼空。  一声清亮的长啸,东瀛二魔的哥哥村上义雄从树丛中掠出,几步站到了垡上村外的一小块空地上,弟弟村上义夫不多时也不知从哪钻出来,站到了哥哥旁边。江湖人物们陆陆续续的围拢了过来,刘天相搀着柳桃儿也站在了外圈,两个人一直都在尽力的追着,却属于追的极不得要领的人中间的一员。垡上村外的一番追逐下来,江湖人物死伤了大概近半,剩下的各个红了眼睛,村上兄弟的嗜血本性也激发出来了,现在大家站到村中央准备做的性命相搏。  村上兄弟脱掉了外衣赤膊,汗津津的健硕肌肉有些发亮,他们把外衣撕成了布条缠绕手上两把倒拿的小太刀,活像两只螳螂。众武林人物们也在调节狂追二魔而紊乱的呼吸,整理兵器,慢慢的把队形变成了松散的圈子包围住了二魔,大家每个人还相互留了些距离,以防施展起来相互掣肘。刘天相和柳桃儿松开了相携着的手,抽出宝剑,忐忑的望着圈中的村上兄弟。  几乎是圈内外的同时发喊,血腥的厮杀开始了。拥有野兽本能的村上兄弟极其的迅捷灵动,真的像鬼魅一样的飘忽,身影飘动的同时螳螂钳子一样的小太刀也在或斩、或刺。早已厮杀多时又一直抓不到二魔身影的江湖人物们,也都已经血灌瞳仁,不顾生死,他们可能没有村上兄弟迅捷,但是只要见到二魔身影就把手中的兵器拼死的招呼过去,根本不顾村上兄弟的小太刀是否会刺中自己,甚至都不顾会不会伤及同伴,只要眼中见到二魔的身影,手中的武器就必定死命拼出。  这似乎只是决死,不关及其他。刘天相的眼前看到的只有血肉横飞,耳中听到的没有兵器相交的金属撞击声音,而只有人口中的惨叫声、叱喝声,和利器刺入皮肉的声音。刘天相眼前的人影交织、红雾蒙蒙,不断有人倒下,却再也站不起来,人影越来越少,越来越少......  镖头狗熊钻被窝之后,起身之后却也识相,知道和眼前的黑衣年轻人相差太远,就不再逞强,拾起刀低着头来到刘天相近前施礼:“镖头,在下给您丢人了!请您责罚!”见总镖头不语,就提刀站在了他的马旁。  从回忆中有些回过神来的刘天相,又打量了一下黑衣年轻人,轻声的问了句:“你是他们两个的儿子?”声音不大,像是问黑衣年轻人,又像是自言自语。    “没错,我是他们的儿子。”黑衣年轻人目光逼视刘天相:“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来吗?”   刘天相目露痛苦之色,声音有些发颤:“她怎么会嫁给他呢?还生了儿子!”   黑衣年轻人鄙夷的说:“你也有资格这么问?你当年是如何活命的?”   “那不能...怨我,你...你父亲他们两个是野兽!死了多少人啊!为什么……为什么不把我也杀了呢?!”多年之前的噩梦似乎一下子又回来了,让刘天相觉得一切都会瞬间淹没。   “你能活命是因为你没用!垡上村一战,父亲、大伯和中原武林人物拼死一搏,因为他们几十人一直追杀父亲大伯,非要置他们于死地。那一战,连大伯也死了,那种换命的打法让他身上中伤无数,又被个打倒在地未死的抱住了腿,所以才......”  黑衣年轻人说到大伯身死情绪有些激动,看了眼羞惭的低着头的刘天相继续说:“双方都是强弩之末,父亲也是身中十余处伤,只是看到大伯战死,才凭着一口气杀光了中原武林人物。但是留下了两个人,一个是柳桃儿,一个就是你。柳桃儿是大伯一见倾心的姑娘,从你们在青云店镇集合几十人马的时候,大伯就注意到她,并且喜欢她了。你们几十人追杀父亲和大伯,却被一次次设伏、狙杀就吓跑了一大半,到了垡上村不过区区五六十人。大伯一直都在观察母亲,觉得她很特别,心善,很多受伤的江湖人物都被母亲照顾过;大胆、美丽。嗯,我也觉得母亲美丽!”  黑衣年轻人指了指刘天相:“你说你脸皮得多厚啊?明明是一个不敢出手的宵小,活命之后却敢冒充是统帅群雄的大侠了!你怎么活的啊?你是被母亲求情,拿自己的命交换才苟活下来的......” 共 18635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哪好
云南好的癫痫医院
是什么原因让癫痫常伴大家身边

上一篇:观书

下一篇:酒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