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迁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江南小说蜀山江湖之中原末路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4:09:52 编辑:笔名

寂空苍茫,寒风萧瑟,天暮斜阳残落几缕秋光。垂天断落,交融寒霜,瞬时卷起一片青芒。微微只有寒风轻叹,千秋峰上一幕血色的红尽染林层,片片枫叶堆叠,谁解这残叶归根的落寞。  只见一杉白衣立在一尊石雕前,苍白的脸比身着的白衣更加皎洁。惆怅的目光散露着一幕难言的眷恋。黑髻在风中微微掀起挥洒着遥寄的相思。一行清泪破瞳而出流溢在俊颊上还未流至鬓塞的下颚就给风干了。  “千秋青芒峰,片片残叶红。谁解斜阳破长空,蝶犹衷,盼青云不问追风。”他深深念道,只闻得一笔秋寒将落地的枫叶吹得更紧了。  “哈哈哈……好一个‘盼青云不问追风’……哈哈哈……”  此时见一青衣男子纵身腾空而下。伸手抽出一把血刃长剑指诉着他。  “青某在此恭候多时了。十八年了,你终于再现中原。”  他未转身依旧一幕惆怅之色,只是皎洁如霜的脸青了许多。  “原来是华山纯阳派掌门青萧洋。”他低下头闭着眼一腔无奈微微叹道:“流某身为蜀山中人早已不过问中原武林之事。我已隐退蜀山十八年之久,时至今日你又何须执着?”  “隐退蜀山十八年又能如何?十八年前你血洗武林各大门派。残杀我中原人士三千六百七十二条性命。此事未结,就凭你一句不问中原武林之事就能推脱得了吗?”  接着数十人乘风飞身纵下将他困在中央。一双双冷眼血光之色紧紧注视着他。雪亮的长剑在凛冽的寒风之中粼粼作响,散发着腾腾杀气使得一股内热逆化了身边的微寒。  “流长青事,已至此你还不快束手就擒,交出血玲珑和残雪剑。或许我们会留你一个全尸。”祁山天策派掌门萧易莫怒道。  “阿弥陀佛,浮尘人海本无恶,逆天犹生终其果。流施主,恶由心生,你就弃恶从善自废武功恶始善终吧!”少林方丈空绝大师和太和山妙真派掌门雪阳真人缓缓而来。  “如若不是你们中原各大门派贪恋我的血玲珑和残雪剑,我又怎会心剑如魔涂炭生灵?”  “你本身为蜀山墨门子弟,却不顾同门之义,转其投入阴阳教,自盗墨门残雪剑残杀同门数百人。十八年前你又横扫华山伤我中原人士数千人。像你这种撩杀同门的嗜血狂魔早已令江湖人人得而诛之,我们中原武林正派之所以要你的血玲珑和残雪剑,无非是不想在让你为祸武林,显我中原侠义之风替天行道。  “墨门弟子……哈哈哈……难得你们都自称中原武林正派,而今纵目睽睽手持兵刃。难道……难道你们在这尊石雕之下不觉得惭愧吗!”他怒气十足双手紧握,一股内气瞬时向外散去一时间竟掀起了身边残落的枫叶。  “你这魔贼,当年为了这个妖女一日之间残杀我派三百九十七人。十八年来我派历遍中原好生不易寻得此处,不料今日此妖女祭日你果真在此。真可谓苍天有眼,今日便让你同这妖女双宿黄泉。”青萧洋指着那尊石雕诧道。  流长青默默转过身来,一颚塞的黄鬓泛着金光,雪冷的盯着青萧洋。他俊白的脸上多了几丝红润的怒气。惆怅的眼神中透散出一缕盎然不住的悲愤。冰冰的扫视着这一片熟目的面孔。  “我答应晓蝶从此不再踏入中原,不再过问江湖中事,不要为她寻一己之私嗜血武林。将她埋葬在这千秋峰上,静看林层枫叶已完成她的夙愿。十八年了,今日我重踏中原不过是想前来在此拜祭。你们不要逼我!”  “少在那里一幕痛感生悲之词,你这狂魔今日就要让你命归于此,你拿命来吧!”  只见青萧洋翻身凌越仗剑刺去顿时掀起一股寒流。这一剑乘风而起速时惊人,流长青淡然如松没有躲闪。只微微摆动衣袖,两支手指紧紧地将刺来的长剑夹在指间。  “啊!”全场的人悚然惊叹。  “你不要逼我!”  他用指尖将长剑弹开,瞬时摆动掌风将青萧洋震开连天翻转二十余步之外。  措手不及的青萧洋翻身落地又退了五六步之远。众派武林人士沉默良久都暗自无动,一时间那股杀怒腾腾的眼眸之中又多了几分惊怯。  “好强的内力,既然如此,那就让老衲来领教你的阴阳绝学。”  空绝大师飞身而起垂空坠下直击流长青头顶百汇穴。流长青抬头望日猛然屈伸右掌迎韧而上,双掌交合之时只见脚下已凹陷三分尘土有余。接着双掌相接一时散发着腾腾热气将身边的寒流都殒灭殆尽了。  两人双掌紧合相持良久内力无分上下。流长青面目绯红全身血管膨胀无序的蠕动着。垂身的黑髻零乱不堪,泛白的指甲渐渐变得墨黑。  “对付如此狂魔何须讲什么江湖道义,众派武林同道请随青某替天行道手刃狂魔。”接着众派武林人士频频飞涌而上,眼看那无数雪亮的剑刃正要刺于流长青的要害。  任天网恢恢,谁解阴阳玄幻。刹那间只闻得流长青全身一震怒咤一声,顿时起全身内力化做一片白茫蒸汽散化开来。四周几阵雷霆霹雳将武林众派子弟震翻在地。空绝大师姗姗凭空坠下,好在未能动手的雪阳真人纵身将其扶下。  “哗”空绝单跪在地护住左心啐吐一滩鲜血。雪阳真人见此立即按掐他的膻中、内关两穴以护住心脉缓解心痛。  蒸汽渐渐散开,四周一片碎石断剑残骸只留得流长青立在中间。那尊雕像也已震碎只徒剩下那腰脊半载,隐隐望去一把荧光闪目的剑正插于石雕之中。  “阿弥陀佛,不愧是古派的阴阳上成绝学。老衲已用九成内力相抵你却单单只用成层,我技不如人,还望流施主以善寻生,切不可再造杀孽。”空绝缓缓起身擦拭着嘴角边的血渍。  “空绝大师宅心仁厚流某深感敬佩,如若不是大师立即收回内力恐怕……恐怕流某早已命悬在大师的易筋经之手,即便不命丧黄泉也会经脉尽断轮为残世废人。只是大师你……”  “什么……空绝你……你既然助纣为孽,你……”众派武林弟子身受内伤皆已败阵一腔悲愤怨道。  “阿弥陀佛,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我们身为武林正派又岂能心存恶念暗箭伤人。人皆为善恶之源,却不可纵恶行身。流施主你就自灭残生吧!”  “我流某今日只是前来拜祭故人。”他伸手指着趴在地上的各路众派弟子。“是你们苦苦相逼。十八年了……我隐退蜀山十八年了……你们……”  “那把剑,难道……难道就是残雪……你……”萧易莫缓缓起身颤颤指着插在石雕上的荧光剑。  “狂魔……拿命来!”  一怒剑气飞身直冲流长青背后的神道穴。流长青终于怒性大发转身凌空一掌直击那人心脉。顿时起只见华山纯阳派掌门青萧洋口吐鲜血经脉尽断狠狠摔倒在地。  “看来你并不想顺天悟道善结尘缘了,拔剑吧。”雪阳真人抽出腰间的妙真至宝“七星剑”。一道青光闪耀而出,然后飞身碎石之中对视着怒满凶光的流长青。  “苍啸浮尘两相离,一仞青烟万里情。谁知孤琴悲心事,不解风音徒流云。”突闻得一男音轻声悲叹随风而来。  只见上空一袭白衣男子正从一只巨鹤脊上轻身而下。他手持弦琴正凌空弹奏一曲高山流水。晃悠之间他右脚尖轻垂于地,轻捻的落地之势犹如鹤形,弦琴正悬于膝上好自风雅。  “轻功如此了得,不过看你的气宇神形并非我中原人士。难道你是……”雪阳真人惊叹不已顿感疑虑不知此人是敌是友。  “灵鹤啸天身如风,屈指高山逆流水。果真是你。”流长青一幕镇定之色从容待观,不料心脉突感一震剧痛,双手颤颤扶在石雕之上。想必是给易筋经所伤大损元气。  “剑啸九天云从容,阴阳玄幻一残雪。青云别来无恙。”那男子只观手中弦琴轻声问道。  “我早已隐退江湖,青云早在十八年前已同晓蝶双宿黄泉了。”流长青缓缓扶手起身,右掌紧紧的护着心脉。默默俯望着石雕上的残雪剑。  “就凭你……”他猛然停断琴音,冰清寒眼垂视着脚下苍土。“你也配同晓蝶双宿黄泉。十八年来,我日夜孤琴于千秋峰上。晓蝶虽已亡故可这琴音却未消断。”他轻轻闭上寒眼微微显露着一丝悲凉。“这十八年来你未曾一次前来拜祭,我真不明白……晓蝶当初,当初为何……”话未断,只见他双手猛然一翻右掌紧握弦琴垂于地面。“拔剑吧!”  “啊……这……”在场之人齐声惊咤,唯有空绝大师悲悯念道。“阿弥陀佛,浮尘因果自有定数。人已故心未亡,尚不知世间皆以为幻象,留世之人又何须执着再造杀孽。善哉,善哉!”  “老秃驴休在一面假慈悲。”白衣人仰眼凝望身负内伤的流长青怒声咤道。接着顺手扔出一瓶丹药。“此丹药乃我阴阳教回魂丹,只要全身经脉未断还残存一昔之气方可回魂重阳。今日一战乃我蜀山阴阳教内务之事,不想死的速速滚开!”  “啊,阴阳教。你是白灵童子——追风。”雪阳真人瞪目惊道。心中突犹念起一段往事。  此事源起十八年前的华山英雄会。  “承蒙各位武林同道今日齐聚华山,的确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盛会,敝派上下实感荣幸之至。青某不才,现此以茶代酒先敬各位一杯。”华山纯阳派掌门青萧洋坐于内殿上厅参茶而敬。“各路英雄不远千里而来,敝派若有招待不周之处,万望各路英雄见谅。”  “青掌门大家同为武林同道客气之词就不必多说了,不知你今日召集中原武林各派前来究竟所为何事?”祁山天策派掌门萧易莫问道。  “萧掌门果然人如其剑举步生风。好,那青某就直言相待了。近日青某闻得有一奇剑步入我中原武林,此剑名为残雪,乃蜀山墨门圣物。由于此剑魔性极强常人难以驱驶,所以数十年前被一位高人冰封在蜀山的万霜潭。关于此剑蜀山之中曾有一句言传‘残雪嗜墨称霸武林,持剑之人必弃师门,剑魔随身逆行天下,阴阳纵道万生犹魂。’由此可见残雪的秘密非同一般。不料一年前此剑竟落入墨门叛逆弟子流长青之手,此人背叛师门投入蜀山阴阳教,教中之人皆以左使青云相称,可见此人身怀绝技非同一般。此人得剑之时曾被剑魔附体残杀墨门弟子数百人,不详近日已步入我中原。青某甚感忧虑怕此人在我中原掀起一番血雨危害武林,故而劳请各位武林同道聚集华山共商解疾中原之策。”  “蜀山墨门素来与我中原武林源远流长,也可称得上是江湖一大名门正派。虽很少步入我中原,但对我丐帮蜀山子弟却都受有侠义之恩。青掌门所言甚是,阴阳教历来在蜀山江湖四处作恶,横行无忌。我辈皆为侠义中人又岂能容得魔教入我中原为祸武林。”丐帮长老吴崇阎起身应道。”  “不错,阴阳教历来残恒之举早已与我中原武林势不两立。而今步入我中原唯恐闻风血起,唯有先而诛之以解我中原之疾。只是那青云既是魔教左使想必武功惊世卓绝,而今又得墨门至宝残雪剑。如若以此相抵恐怕……”萧易莫一面疑孔接声应道。  “实不相瞒,青某得知那青云早已恋上蜀山唐门门主唐潇之女唐晓蝶。青某为救武林于水火,万般无奈之下唯有出此下策将唐晓蝶囚禁在华山的苍龙岭。今日盛请各路武林同道前来也正为此事商议。”  “阿弥陀佛,我不犯人,人又何必犯我。青掌门所言无忌,只是蜀山唐门乃墨门分流支派,与我中原武林皆为侠义正道。青掌门以恶殉恶,并非明智之举。还望各位武林同道另行其谋。”少林空绝方丈闭目悲叹而道。  “不错,以恶殉恶皆以为恶。即便那青云武功卓绝纵横天下,不过依平道之见万物皆有相克之法。或许在我中原武林能吉人天相化解这一场浩劫。”太和山妙真派掌门雪阳真人应道。  “试问青某又何尝不想呢。只是……”  “掌门……掌门……”只见一华山弟子身负重伤攀爬而来,还未得入殿便躯身衰竭无息而亡。细目一观此人脊后竟给一剑气所伤,全身微微散发一股阴寒之气。顿时在场武林人士皆以悚目惊叹。  “啊……试问天下间能有几人以此剑气取人之性命?想必这位持剑之士不仅剑术精辟而且内力极高。”雪阳真人起身而立横扫四周,不料三具男尸从屋顶坠尸而下全身苍白更显得寒气逼人。  “岂有此理,简直欺人太甚,究竟何方邪魔胆敢犯我华山?”见此情节众派人士急聚出殿,只见殿外横尸遍野无一生还,一袭阴阳太极教衣男子手持荧剑正背离殿外立在中央。  “啊……莫非你就是……”青萧洋触目惊观那支荧剑,残雪二字烙在剑身异常显眼。  那人姗姗转过身来一目凶光瞬时折煞了众目的揣疑之色。  “唐晓蝶人现何处?”一双寒眼紧锁蹙眉,残雪剑散发着微微寒气,在场之人无不青面心惊。  “当下何人?”吴崇阎前身一步屈指问道。  那人淡容阴寒面无血色,将手中残雪轻轻垂举持平于肩,只微微问道:“唐晓蝶人现何处?”  “你就是青云!”青萧洋拔剑相持问道。接着众派人士皆以拔出兵刃,一面惧颜之色甚是心惊。  “唐晓蝶人现何处?”他在三问道依旧一面冷颜。众派人士无一对应,相持静观良久。  “你这魔头胆敢残伤我武林同道中人,今日就让吴某来除魔殉道吧。”  吴崇阎飞身跃去一式潜龙出鞘直取青云手中残雪。青云怒怨啸天直击而上,只见吴崇阎扭转躯身瞬时单跪在地,三处剑伤深深刺在胸前。  “好快的剑气。”他捂住胸口突感一丝幽寒全身颤抖不已。  “今日若不铲除狂魔更待何时。”接着青萧洋震脚跃起一式紫霞飞剑直冲青云。祁山天策派掌门萧易莫纵身出剑随众派人士全轫而上。唯有少林的空绝方丈和太和妙真派掌门雪阳真人临阵未动。  双方一时激战难分胜负,众派弟子皆有倒下之人。青云无意身负两剑,晃悠之间竟分身三十六个幻影手持残雪将中原众派各个击落在地。 共 10706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异位的临床表现
昆明癫痫医院哪家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价格

上一篇:童与舟1

下一篇:死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