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迁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小说儒雅的陈大彪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5:08:19 编辑:笔名

我叫陈大彪,在镇西开一家酒吧。见过的人都说我名不符实,看上去那么儒雅的一个人怎么能叫大彪呢?哈哈,其实他们也不对,儒雅的人能开这样汇集三教九流的酒吧吗?  表面上看起来喜欢舞文弄墨,实际上我是这个镇上所有混混的大哥,收保护费的,飞车抢包的,编故事乞讨的都是我的人。你们也许觉得我这是黑社会的性质,但是我觉得不是。我只是个贼,贼和黑社会的人是有区别的,贼只是把别人的财物非法占有己有,而黑社会还包括杀人放火,作奸犯科。况且我还是个雅贼,喜欢读书和写毛笔字,我从不亲自去抢去骗,我只是用我的智慧去指导别人,并在他们出事的时候出面帮他们摆平。我日常接触的大多是一些正面的人物,您说,我能用大彪的形象吗?    新年将近,街市上热闹非凡,吆喝声,讨价还价声,车声,喇叭声,脚步声,声声入耳。看着人们脸上带着奇怪的笑容在街道两边的拥集的商店里穿来穿去,我笑了。    我带着两个兄弟去陈记砂锅粥吃了个饭,陈记在这里小有名气,老板娘叫琳达,其实也不是什么文化人,但偏要给自己叫一个这样的名字,讲话还带港台腔,琳达长了一双会笑的眼睛,当然她的嘴巴也时常如蜜一般甜,只是精致的五官凑成的那张脸有种天生的妩媚相。可能是来这里的食客大部分是男人的原因,很多人就把陈记的生意兴隆和老板娘的那张脸联系在了一起,而忽视了它的味道其实也很不错。但我来这里真不是为了她,像我这样的男人喜欢的是那种气质高雅,看上去有点冰清玉洁的人。尽管这样,我还是每次都装着很欣赏她的样子,叫她一声“小嫂子”。其实吧,小嫂子原来是对面酒店里的陪唱公主,有一次我带张哥和他的几个朋友去K歌,发现张哥跟她特别对眼。于是我就再这里给她盘了这家店,只要她把张哥伺候好了,这店就是她的。不得不说,有一种人天生就适合干这个,小嫂子就是这种人。没过多久,我背后圈子里的人都知道,要找张哥帮事儿,先找陈记老板娘就好了。  我忘记说了,张哥是这个镇派出所的所长。有人说我有点傻,区区一个派出所的所长值得下这么大功夫吗?哈哈,他们不懂,一切可以修改和纠正的东西都要是初级阶段才好。  我对琳达说,张哥啥时候有空,一起吃个饭。  琳达说:张哥说了,快过年了,大家都需要钱花,叫你的人别给他惹麻烦。  哈哈,我知道这句“大家都需要钱花”意味深长。于是我对琳达说,小嫂子,你叫张哥放心,我做事儿稳着呢。     晚上,我约了几个为首的兄弟到陈记二楼的专用包间会个面,按照习惯,我提前了个把小时到,站在窗前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人群。  火树银花不夜天,是这个黑白颠倒的城镇的真实写照,斜对面的文化广场上,一群老年人正在用他们的舞步同岁月做抗争,一群年轻男子正在用篮球挥洒他们对生活的激情,旋转木马上的小孩子正在用他们纯真的笑声净化着大人们日益浮燥的心灵。还有独孤地挺立在人们头上方的超大屏电视正在热情洋溢地播放当晚的新闻联播,偶尔有几个人蹲在不远处望着新闻联播里的一片大好形势,眼睛里发出梦幻般的光彩。他们看到了我们国家领导个个都是时代先锋,群众人人都是道德模范。  我看到一个专抢包的小弟在广场上游荡,他那贼眉鼠眼的表情让我有些失望。专业的抢包的小偷不应该在抢之前就让看出不一样来,像小东子那样,看上去一副可怜的好人相,一旦得手,那速度,专业的赛车手。   一个刚从花园小区走出来的女人,手里拿着个黑色的垃圾袋,她的着装看上去很随意,但她的表情并不随意,而且她的前进方向是前往中国银行的路线,所以我断定垃圾袋里的并不是垃圾,是钱。离她二十米内就有我的兄弟,他们却并没有留意。  还有一个小弟一直跟着一个大冷天还穿着短裙的女人,这女个看上去很时髦,但从她脸上的劣质化妆品和手上的仿皮手袋来看,她没钱。她的手袋里一定装着一堆乱七八糟的化妆品而且有很多是试用装。    兄弟们上来的时候,我一直背对着他们,一边继续观看外面的流动的景色,一边跟他们讲我刚才看到了什么。在他们眼里我是一个智者,像诸葛亮,像欧阳峰或点是像余则成。并且他们认为我有很大的背景,是一个他们不能触及的极具高度的背景,充满神秘感。我对他们说,工资该结的也都结了,年终奖金该发的也都发了,要置办年货了,口袋里现金也多起来了,你们的生意来了。    虽然这里是灯光下的不夜天,但望远了去,还是感觉月黑风高,从陈记走出来的时候,突然觉得多了几份寒意,广场上跳舞的老人已经散去。看着逐渐稀疏的人群,我莫名地开始兴奋,以至于我到家后迫不急待地拿出纸墨挥手洒脱地写了“财源广进”四个大字。    接下来的两天我过的相当的幸福,每天都在记帐,数钱。记帐,数钱。有时候还能在酒吧里听到喝醉的女人大声的骂,抢包的人全家死光光。哈哈,要是诅咒灵的话,那世界上还能有人吗?生在这个有嫉妒和恨的世界里,诅咒这东西只不过是一种无力的自我安慰。    “彪叔,你的人是不是惹祸了?”当我还沉浸于“财源广进”的幸福里的时候,陈记老板娘的一个电话给我平添了一丝烦意。不过我还是想强调一下,虽然他们叫我“彪叔”,但我不老。哈哈,您不觉得彪叔比彪哥有档次吗?   琳达说,近有群抢包的,如果被抢者有反抗,他们就拿刀砍对方的腿和手臂,被大家叫做砍腿党,弄得人心慌慌。“砍腿,砍手臂?这不可能,他们只是贼,不是黑社会。”虽然我嘴上这么说,但是我心里也有些担心。现在的年轻人,也不知道是教育问题还是怎么滴,没有他们不敢做的事儿,连父母都砍的都大有人在,何况是砍个外人?    张哥说这事儿被媒体给捅出来了,不能像一般的小打小闹来处理了,上面下话了,这案必须破,让我查查是谁干的。我立马电话小东子,小东子说他也听说了砍腿的事儿,但不是他的人干的。我奇怪了,就这么几个人,不可能有做了,我还不知道的事儿。我打了几个电话,很快就知道了,原来是几个十七八岁的从外地过来的男孩子,天天混在网吧,没钱了就去抢,有反抗的就拿刀砍,天不怕地不怕。  我把这些情况告诉了王哥,他很快就破了砍腿党的案子,得到上面的嘉奖。  哈哈,接下来你们可想而知,我们的生意如鱼得水,张哥说了,只要不伤着人,都没事儿。    乐极生悲啊!正当我为自己要过个肥年而高兴的时候,又出了一档子事儿。光仔抢了某领导的夫人,本来这种不伤人的抢包案每年都会发生很多,一般都会不了了之。但这次不一样,她是领导夫人,如果说张哥够义气的话也不会有问题,因为抢的路段没有监控设备,只要说没有线索查不到就好。但是张哥没有这么做,他在这个地方已经好几年了,他也想步步高升啊。于是他又电话我。  其实我也不是一个讲义气的人,当张哥用坚定的语气说一定要把这个人交出来时,我就知道要保全自己就得牺牲光仔,于是我把光仔的照片给了张哥。  我知道,光仔的下次活动将是他抢包生涯的一个终结和另一种生活的开始。    我去牢里看光仔的时候给他买的是的烟和的酒,我跟他说,弟啊,对不住了,怪就怪咱这次动错人了,动的是人家领导的夫人,哥能找的人都找了,人家就是不愿意给咱私了的机会,这次哥不能救你,心里很难过,希望你在里面好好的,哥等你出来。    我本来以为光仔这事是这个年未杀风景的一笔了,所以当这事儿平静下去的时候,我还吐了口放松的气。没想到戏剧的事情还在后面。  警察找上门了。    哈哈,人啊不要把自己想得太聪明,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光仔是个贼,但却有一副好皮囊,竟把琳达那样精明的女人迷得如痴如醉,他们私下是相好,可能是因为张哥的原因,他们隐藏的很好。光仔出事了,琳达去求张哥,张哥拒绝了。琳达把张哥的事给捅到网上去了,在虚拟的世界里正义的人是那么的多,他们顶啊顶啊顶啊就把贴子顶到了张哥甚至张哥的张哥的张哥都无法撑控的地方去了。    我这个看上去那么儒雅的一个人便成了层的罪证。  现在,我的无片眼镜也被摘了,头发也被刮了,陈大彪终究是陈大彪,无论毛笔字写的有多好书看得再多,人脉再广,只要错了方向,永远也没办法有彪叔的真正儒雅。   共 318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哪家治疗男科专科医院好
昆明的专治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效果

上一篇:春色11

下一篇:故事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