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迁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校长的苦衷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3:21:59 编辑:笔名

夏伏天,正是一年四季中为炎热、庄稼苗茁壮成长的时节,要能遇上个应时的天气,那青枝绿叶的禾苗就会像拔着它生长一样,一天一个面孔。末伏以后,天气渐凉,经过孕育的庄稼威严地站在田野,庄严地宣告:我们已经成熟了!  庄稼人一年四季风里来雨里去,为的是个好年成;老师们一年四季忙活,为的是学生们有个好成绩。庄稼人怕遇上个天灾人祸,老师们要是遇上调皮捣蛋的学生,不会比庄稼人好受多少。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晚饭过后,一阵微风吹过,树上的叶子稀稀疏疏往下落;一碧如洗的湛蓝色天空,明月星辰像一个个灯盏一样,透过浓密的树叶,把它们银色的光亮撒向人间,撒向县二中这条用石子铺就的校园小道。月光、星光与校园的灯光交织在一起,五光十色,格外耀眼。  教学楼一楼东边的一间窗户被拉开了。室内的灯光透过窗户上的钢筋条探出来,遮掩住地上的月光星光。一个人影经过这里,好奇地趴在窗口往里看看,从室内飘出缕缕的青烟,用手电筒照照,房门上结结实实上着一把大锁,人影摇摇头,莫名其妙地离去。  被称做“杂部长”的老文正向这里走来。他四十出头,个子不高,平头,额上几缕有些弯曲的头发。他左手提着暖水瓶,右手拿几包麦乳精、菊花精,迈着从容的步伐;突然,他心里一动,嘴一咧,哑然失笑了。  刚才,几个老师围在一起吃饭,有个五十多岁的老人,赤着脚,光着脊梁,像是刚从地里收工回来,拉着一个小姑娘,找到了老师的食堂。他们要找校长。老人把一盒还没有来得及拆封的香烟递到了老文面前,招的一个年轻教师的苦笑。老人方才拆开烟盒,一人面前放上一枝,然后擦亮火柴,见大家都在吃饭,又没趣地甩灭火柴。然后是絮絮叨叨地说。原来,老人的女儿今年考进他们学校,其他的同学都报到几天了,他的闺女一直没有接到通知书。老文问清了学生的姓名,说:“回来把你的事情向校长汇报汇报。”其实老文知道这件事,但他不能说,他无权解释,他的认任务就是把对方打发走了事。回到办公室,他还为此好笑了一阵儿,如今想起来,又禁不住笑了。  一阵风吹来,他打了一个寒噤;抬头看见从那间大开的窗户冒出一缕缕的青烟,他急忙加快了脚步。他取出钥匙打开房门,又急忙关上;到要去关窗拉帘子,里面的人甩掉烟头,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原来,他就是这些天来多少人要找却找不到的丁校长。  丁校长今年五十三岁,中等个头,额头上一道道标志着年岁不饶人的皱纹清晰可见。他经常耷拉着眼皮,显得无精打采的,一头黑发活脱脱地像个二十多的小青年,让人嫉妒。这些天来,来找他说学生的,有上级领导,有亲戚朋友,有乡里乡亲。如今已经开学十多天了,各班已经是人满为患,来找他介绍学生的仍然是络绎不绝,领导来找,无法推却,上司来问,更如下圣旨。他们是县二中,升学率保持不住,他这个校长还如何做?至今为止,经他的手,已经进来了二十多个不合格的学生,还是压而又压。无奈的是,有时还要丢掉几个合格的学生。他的三公子本来也想插进来,后来取消了。他让儿子先在自己村上的民办高中上学,然后想办法转过来。当别人过来介绍学生时,他便拿来做挡箭牌。但是,对于一拨一拨前来找他的人,他实在无法应酬,于是,他就把自己关在这间十多平方的办公室,无论谁找,一律不见。  今天还没有等到“时候”,室里已经弹尽粮绝,只剩下几棵香烟,便拼命地抽。又急着小便,老文一直不来开门,急得他在屋里团团转。一时烦恼,破例把窗户打开了。老文一进门,他就急急地跳了出去。  老文冲开了卖乳精,刚要去收拾狼籍的桌子,进来一个人。这人个头很高大,面容细腻,衣着整齐。老文认得他是县医院内科权威古大夫,赶忙递烟让座。古大夫坐了一会儿,得知校长出差,起身告别;刚出屋门,与进来的一个人撞个满怀:“老古,今夜不值班?”老古一愣:“你不是出差了吗?”  丁校长拉着古大夫进屋坐了。“老文,把门还锁上。”递给老古一枝香烟,老古接了燃着。  “有啥事,老古?”丁校长问道。  老古说,儿子去年在这里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便返乡参加了生产。今天看到自己得同学们都远走高飞考了大学,下决心复习明年重考,“请丁校长帮帮忙。”  “没有问题。”丁校长皱着眉头吸了一口烟,转脸问老文:“高二一班还有没有座位?”  “有,有。高二一班师资匹配得很,我得办公室还有一张课桌,明天搬过去就行。”  老古这时突然意识到这间屋里还有第三个人的存在,赶忙从衣袋里掏出“过滤嘴”:“文老师,请抽烟。”  “只要孩子争气,复习一年不愁考上大学。”丁校长话没说完,外面的声音传了过来:  “好你个黑老丁,躲在这里找不到你!开门!”  丁校长听懂了外面的声音,示意老文开门。  “丁校长可好难找呀!”来人一进屋,伸手去握丁校长的手;丁校长打了招呼,伸出手来同来人握了,把屁股往里面靠了靠:“坐,坐。”老文又把门插上。  “开了几天会,下午才回来。”丁校长解释道。“老同学,这几年做起责任段,没有少往家里捞工分吧?”  “只能说比过去强些。我们两口挣工分,老娘在家做饭,四个孩子上学,”毫不拘束地从桌上拿起香烟,抽出一枝点上,“老同学,今天我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  “孩子上学的事吧?”丁校长深吸一口香烟,把烟头扔了。“学校工作刚刚就绪,咱们自己人就不说外气话:你知道我脾气直,说话粗,反对走后门;你看,古医生为了孩子上学的事都跑了四五趟了,大学没有考上,想复习,不好办。我和古医生共事也不是一天半天的了,他也了解我。为了孩子上学坏了大家的章程,划不来。你说呢,老同学?”  “刚才我还听你们说……”  “刚才我让古医生把孩子送到我们村高中复习,我们村高中教学质量很不错,你要是不嫌弃,跟我儿子一块儿,我负责食宿。”  “其实俺村也有,还不是冲着你公办的教学质量……”  “甚至不好意思。”  “看你说到哪里去了,冲你还会说个不字?这几年我在大队砖瓦厂支撑那一摊,老同学需要帮忙,言一声。”  “我也该回去了,明天还要值班。”老古说。  “老文,送送客。”  “不用了。留步。”  老文刚插上门,“当当当!”又有人敲门:  “老丁!老丁!”  “老关呀!”  老文听校长应了声,走过去开门。  老关在县物资局上班,与老丁关系非常密切。老关的儿子学习不争气,老关给儿子买了多少的学习资料让儿子学习,儿子却坚决不上学了;在乡下外婆家呆了半年,老关不死心,又动员儿子复学。儿子跟他谈条件:非县二中不上。老关一阵高兴:“你老丁叔在那里当校长,小菜一碟!”  老丁听了,问:“孩子呢?”“我不先来问个信儿?”老丁笑了:“你还真够朋友。”    夜幕又降临了。西方的一抹晚霞,红白交错地发放出微弱的光。忽然间一阵风吹来,树上的叶子哗哗地撞击起来。浓云遮掩着天空的星辰。一个教师忘记了晒在外面的被褥,匆匆地收了。几个学生从教室里走出,向学生食堂走得欢。  老文已经吃了晚饭,急急地走在昨晚的小道上。他的脸色不大好看,眉宇间绾着疙瘩。  上午,老文按照丁校长的指示,去找刘老师安排老关的儿子入班,刘老师俨然说:“我也是个人。”言外之意,他班上学生太多了。老文说:“这是校长的意思。”刘老师一听,扭头就走开了,让老文好不尴尬。整个一天,老文费尽口舌,没有一个班主任愿意接收老关的儿子。老关的儿子还挺有囊气,见此情景,背上书包,走了。  老丁一听好不气恼,推起自行车就要出去,却被从外面进来的一个人挡住了。老文一看,正是昨天晚饭时来找校长的那个五十多岁的老汉。  “老师,老师,俺的孩子——”  “走吧,走吧,没有你儿子的名字。”老文好不耐烦。  “俺叫李之荣呀,考了409分……”  老丁、老文也不搭理,系上扣子,上车而去。  来到关家,他们要把孩子带走,老关夫妇也在劝说,那孩子把头扭得像拨浪鼓,永不开口。  “这孩子犟得很,老丁你不要在意;不上学,叫他窝囊一辈子!”老关劝解道。  “老关,咱弟兄从来说一不二,这……”  “老丁,怪不得咱们,坐,喝点儿?”回头招呼爱人:“小路,整俩小菜儿。”  “老关,不给你办成这事儿,我心里闹心;让孩子跟我回去。”  切着西瓜的老关爱人说话了:“丁哥,你的心意我们领了,你就不要固执;孩子不给我们搂脸,怪不得咱们。吃瓜。”  “别说了,”老丁一挥手,把递过来的西瓜碰在地上,老丁也不在意,“不把这事儿办成,我不姓丁!”起身走出门外,推起自行车就走,任老关夫妇在身后叫停。  风住了,云散了,月儿悄悄钻出来,高高悬挂在空中,同蓝蓝的云朵交错运行着,分不出是月儿在走,还是云朵在飘。老关夫妇的声音传出来,显得清晰刺耳。  1980.9 共 347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结石总也治不好 不妨试试中医
黑龙江治男科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专治癫痫病
友情链接
尖锐湿疣医院 宁德有哪些医院 梅州有哪些药学部医院 梅州有哪些透析中心医院 河源有哪些中医外科医院 河源有哪些中医肾病内科医院 云浮有哪些头颈外科医院 济南有哪些产科医院 青岛有哪些肝炎医院 东营有哪些泌尿外科医院 潍坊有哪些小儿整形科医院 潍坊有哪些白内障医院 潍坊有哪些眼底医院 泰安有哪些神经外科医院 泰安有哪些牙体牙髓科医院 临沂有哪些小儿呼吸科医院 临沂有哪些小儿免疫科医院 临沂有哪些小儿内科医院 泸州有哪些外伤科医院 德阳有哪些传染病科医院 德阳有哪些麻醉医学科医院 绵阳有哪些精神科医院 广元有哪些妇产科医院 广元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广元有哪些综合科医院 遂宁有哪些内分泌科医院 乐山有哪些心外科医院 乐山有哪些白内障医院 乐山有哪些眼底医院 眉山有哪些地方病科医院 眉山有哪些职业病科医院 眉山有哪些肿瘤康复科医院 眉山有哪些中医骨科医院 眉山有哪些放射科医院 宜宾有哪些皮肤性病医院 宜宾有哪些病理科医院 宜宾有哪些肿瘤妇科医院 宜宾有哪些小儿泌尿科医院 宜宾有哪些小儿内科医院 宜宾有哪些小儿整形科医院 宜宾有哪些烧伤科医院 宜宾有哪些中医皮肤科医院 宜宾有哪些中医呼吸科医院 广安有哪些小儿营养保健科医院 广安有哪些司法鉴定科医院 达州有哪些医学影像学医院 达州有哪些血液科医院 达州有哪些皮肤科医院 巴中有哪些中医心内科医院 资阳有哪些口腔预防科医院 凉山有哪些地方病科医院 岳阳有哪些心理咨询科医院 岳阳有哪些双相障碍科医院 常德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常德有哪些司法鉴定科医院 郴州有哪些骨肿瘤科医院 永州有哪些碎石中心医院 永州有哪些性病科医院 娄底有哪些小儿营养保健科医院 娄底有哪些中医内科医院 湘西有哪些功能检查科医院 湘西有哪些药学部医院 大庆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淮北有哪些其它科室医院 阿拉善盟有哪些脑外科医院 宁德有哪些介入医学科医院 上饶有哪些五官科医院 吴忠脑外科医院哪家好 固原骨关节科医院哪家好 乐东小儿妇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