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她的故事

2018-09-15 10:46:08

她,朴知紫,20岁,北京人,已婚。在现在这样的社会,“已婚”,这个字眼与她的年龄实在是不相称。可,偏偏这是事实。她有一头乌黑柔亮的长发,娃娃一样的脸蛋,和一双闪烁着晶莹的眸子,只是有时候那漂亮的双眸中,闪烁的,却是一种落寞。

没有人真正了解她,所以,在她19岁的时候,那个时时能给予她帮助的大哥哥走进了她的生命,而她,也轻轻的为他开启了一扇心门。

她说他们的相遇是一种默契,因为他是个走进她心中的男孩。男孩不算帅,也不算高,完全没有让女孩一见倾心的资质。但,她,却选择了他。原因很简单,只是那淡淡的谈笑,和暖暖的关心,让她感动。那次,她生病了,传染病,朋友皆避而远之,深恐粘上晦气。唯有他,伴其左右,悉心照顾。她问他,你不怕吗?他淡淡一笑,你是我的朋友。只这一句,重重的扣打她的心扉,她笑了,发自内心的笑了。

她是一个苦命的女孩,在她4岁的时候,父亲就患上了精神分裂症,病情时好时坏,病重时,六亲不认。而她,正是父亲殴打宣泄的对象。她有泪,可只能悄悄的吞进肚子里。她认真告诉自己,父亲是爱我的,是真的,只是现在,他还不知道他是谁!可是,父亲再也没有从混沌中清醒过来,他,就那么一直折磨她。于是,她沉默寡言了,上学了,她与同龄伙伴之间,被她划上了界限。直到父亲出走,她才从噩梦中醒过来,可她,从来没有怨过父亲,从来没有。但是,她依然寡言少语,没有人走进她的内心,除了后来的他。他说,他想经营一个饭店,于是,他轻轻问她,你来做饭店的老板娘好吗?那一刻,她哭了,她知道他是值得托付一生的人。他们没有海誓山盟,只是淡淡的相拥在一起。

2008年8月8日,是一个中国人难忘的日子,也是他们难忘的一天,那年,她才刚刚满20岁,那天,她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原以为生活就这样甜蜜而温馨,原以为自己是世上幸福的人。可生活似乎并不像她想象的那么简单。

父亲出走,母亲改嫁,她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老两口很疼爱自己的孙女。所以,她,朴知紫,有着比同龄女孩更任性的一面。上帝不会制造完美的女孩,她漂亮,善良,单纯,却也有着令人难以忍受的坏脾气。在她的血液里,有着父亲沸腾的温度,她继承了父亲的真善美,却也继承了他的缺点--对于鸡毛蒜皮的小事总是久久不能释然。精神分裂症是多基因遗传病,而多基因遗传病的患病率是很高的,年轻时表现并不明显,可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病的显病率越来越高。当然,这些她是不知道的,若是知道,恐怕对她来说也是件坏事,因为她的心里必然会有一个心结。

她单纯的任性,她的他也耐心的守护着她。他不想她受到任何伤害,因为是他真心爱她。

生活似乎有了些小波折。

他们的婚姻是没有公开的,就连她的爷爷奶奶也不知道。老两口知道这件事是在他们结婚一个月后。居委会把她的结婚证交给老两口,带有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老两口有些茫然,这…这是怎么回事?居委会老大妈惊诧地,你们不知道?你们孙女结婚了呀?什么?怎么可能?……

室内,爷爷闷闷的一个人吸着烟,奶奶则气得又哭又闹,她受不了孙女这么对他们。她可是他们疼爱的好孙女啊!她怎么可以连他们也不告诉,就擅自做决定?还是居委会知道在先,而老两口却丝毫不知情。这叫他们如何受得了?!

哭也哭了,闹也闹了,奶奶坐在凳子上沉默了。老两口静坐无言。

你说吧,怎么回事?空气中弥漫着一些紧张的气氛。她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她把头埋得低低的,却不说一句话。

她心里很难过,她并没有想欺骗他们。只是,她还不想告诉他们,她想等过些年后,等自己有了工作,有了稳定的收入后,再真正的结婚--风风光光的举行婚礼。她只想在那天取了结婚证,因为那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她真的无心欺骗。说不出的委屈在心底翻腾,泪水像小蟹般爬满了她的脸……

她还是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们,眼睛里是一种深深的忧伤。

入赘?他是入赘?是的。她把头埋得更低了,空气中弥漫的全是她潮潮的泪,和呜呜的哽咽。他为什么要入赘?奶奶的询问中带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警惕。他…我…我也不知道。她确实不知道,因为她单纯得像一张白丝巾,柔柔的,绵绵的,没有花岗岩的棱角分明,没有鹅卵石的光润圆滑,甚至,被微风轻轻一吹,就无影无踪,连保护自己的能力都没有,又怎么会注意并考究别人的想法,更何况还是她信赖的人。她的确没有想过他为什么要入赘,她淡淡地,也许他是为了我们将来好…

于是,各种猜测纷纷扬扬的传开,他是为了她的北京市户口吧?这是让人信服的解释。她那曾经闪亮的双眸中,隐隐约约的又蒙上了一层雾气。或许…他真的……

那段时间她彷徨了,她真的不知该如何是好,她觉得自己真的被这个世界抛弃了。无数次从梦中惊醒,无数次泪眼迷朦。她甚至有些伤心绝望,甚至,觉得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只是她的胆小保护了她,她没有勇气离开这个世界,所以,她就那样痛苦的挣扎着…

对于他们的感情,她也不再是那么信心十足,她开始有意的逃避,有意的躲闪。她,又陷入极端的痛苦中…

也许时间是抚平创伤的良药,一个多月过去了,风波也渐渐平息了。爷爷奶奶也不再深究,毕竟,事情已经这样了,再怎么不乐意,又能怎样呢。

二老将朴知紫和她所谓的老公召回,进行了一次长谈。他们发展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坏,他们是过来人,他们也看得出来,他还是很爱她的。他看她的眼神中泛起的是无限眷恋与温情依依,这足以说明他们的婚姻还是以爱情为基础的。只是二老还是有些不放心,毕竟他们的孙女是他们的心头肉啊。不过,他们倒也没说什么,只是对他说,我们并不过分要求什么,我们知道你现在没有经济条件给予她过多的物质需求,我们不是不开明的人,我们生气,是因为你们没有尊重作为家长的我们。我们现在的要求只有一个,只要你真心爱她,好好待她,我们就没有意见。你能做到吗?沉默,5秒钟的沉默,显得那么长,那么久。他抬起头,深深的看着朴知紫,如果你愿意伴我走一生,我会用一生的时间,爱你,照顾你!

没有再做任何过多的交谈。没有人知道此刻,朴知紫心里,洋溢着是怎样一种幸福…

似乎一切就这样过去了,任何悲伤都淡了。风波来得突然,去的也迅速。一切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只是,他们并没有像常人那样开始锅碗瓢盆式的生活,因为他们没有稳定的家;他们也没有公开他们的恋情,他们的婚姻,在外人看来,他们只是在平行世界的平行的两个人而已…

她对他,只是依恋,而这种依恋只局限于每天在一起的不到8个小时,白天,他们各忙自己的工作,有时遇到加班,便住在单位。生活的匆忙似乎将他们的感情冲淡了。他们没有过多的共同语言,谈论的无非是工作上的事情,他们的爱情呢?装进了杯子里,可是他们忘记了盖盖子,难道他们不知道,不盖盖子的爱情很容易蒸发吗?

也许真正做到唐玄宗与杨贵妃那样“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忠贞,世间还是屈指可数的。更何况他们的爱情种子只是蒲公英的小花伞,在空气中飘忽不定,没有坚实的根基。

她日益的发现自己爱他越来越少,抑或自己从未爱上过他,或许她对他只是感激,或许他只适合做她的大哥哥。也许是太久没有人关心,没有人照顾,忽然冒出一个人对她关心倍至的人,她就有些不知所措了吧,就误以为那是她梦寐以求的爱情了。或许,她从小缺少父爱,而他给她的又恰恰是她缺失的,所以拿他当亲人,当哥哥。

看着别人出双入对,亲亲密密的样子,她的心里隐隐约约的泛上了些不平衡。大眼睛里又闪出了点点落寞。

自从他们相识起,他没有带她去过任何游乐场所,没有陪他逛过街,没有和她看过电影,一切与男朋友有关的词汇似乎与他挂不上勾,没有过程,只有结果,他们就那么稀里糊涂的在一起了,没有婚纱照,没有度蜜月,没有摆酒席……他就那么顺理成章的当了她的丈夫。这的确有些匪夷所系。真的很费解,她怎么那么轻易地就答应嫁给他。

仓促的婚姻大多是不幸的。温得快,冷得也快。几年过去了,他们一直像生活在地洞里的小鼹鼠,没有足够的空间与阳光让世人看清他们。他们在模糊不清的视野里前进,可是,似乎,看不到方向……她有些彷徨,有些迷惘,她觉得这个世界是抛弃她的,她连一个像样的爱情也不曾得到,一个像样的家也没有,只在北京租了一间狭小不到十平米的地下室,这就是婚后两个人的房子,这是多么悲哀的事情。

或许他们的相识就是一场错误,错误的时间里在错误的地点上遇到了错误的人,就错误的结合在了一起,这不是缘分,这是孽缘,并不被看好的爱情和婚姻。朴知紫,大学文凭,高挑的身材,漂亮的脸蛋,如今25岁的她更像花一样,处在盛开的季节,身边不乏的追求者。她在一家不算大的公司就职,虽然说不上很高的职位,但是足够养活自己。而她的丈夫却是初中毕业而已,比她大五岁,如今30岁的人,曾开的饭店如今已经倒闭,还有很多外债,而他自己有没有什么技术,也没有很高的学历,对于找工作就比较困难,就是找到了也是那种没有休息的工作,平时一点闲暇时间也没有,更谈不上陪在她身边,关心她照顾她,渐渐地,她觉得他不够爱她,面对现实的残酷,她觉得自己以后的生活一片渺茫。

她的知心朋友不多,可也还是有的。她们劝她,不爱就离了吧,趁你们还都年轻。她想想还是有道理的,只是她那优柔寡断的性格,使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分’,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了。

模切机平压
再生牛皮纸图片
山水方舟雅苑楼盘视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